主页 > 星声星语 >

欢聚小年夜《新民乐国风夜》彰显三重美学价值

发布日期:2022-04-30 18:19   来源:未知   阅读:

  腊月二十三,是中国传统节日小年,民间有祭灶神和扫尘的习俗。这一天的到来通常被视为忙年的开始,人们开始准备年货、扫尘、祭灶,表达辞旧迎新、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如果在小年夜能欣赏一台国风音乐和现代表达相融合的民乐晚会,也是一件颇有氛围感的事。

  今天,由优酷、河南卫视、虾米音乐娱乐联手打造的《新民乐国风夜》的出现可谓恰逢其时。晚会以传统民乐为底色,融合武侠、摇滚、戏曲、诗词、OST(影视原声音乐)等多种音乐表现形式,既有民乐国家队的表演,也有非遗文化的再现;既有经典OST音乐的回忆杀,也有古诗词新唱,别具一格的艺术呈现让观众眼前一亮。

  一年一度的春节早已成为中国人关注的“文化大集”。春节前后的大小荧屏可谓异彩纷呈,各台晚会、各档节目均立足自身特色“错峰登场”。作为电视晚会中的“新物种”,《新民乐国风夜》彰显出民乐和晚会的艺术之美、融合之美、文化之美。

  打造一台什么样的新民乐晚会?虾米音乐娱乐主理人、《新民乐国风夜》总制作人尹亮的破题思路是——兼容并蓄、“一目一格”。兼容并蓄,是指晚会融合了多元化民乐艺术表演;“一目一格”则是指一个节目一种格调。整台晚会如同盲盒,每个节目的亮相都出其不意。在曲目选择上,创作团队力求每首曲子都有结实的文化基底。

  开场节目《南海醒狮》,是南粤文化和非遗文化的大秀。佛山南海比麟堂的舞狮表演活灵活现,赵文卓的武术表演豪气冲天,不仅营造出热闹的节日氛围,还散发出气势恢宏的中国精气神。同时,中国大鼓、唢呐、笛子、二胡、古筝、琵琶等民乐器的合奏,更是让人瞬间燃起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为整台晚会奠定了激昂向上的基调。

  紧接着,在江南庭院的精致景观中,张尕怂的“西北花儿”和袁佳颖的苏州评弹对唱一曲《塞北江南》,别有一番韵味。“西北花儿”的热情奔放撞上江南评弹的优雅内敛,撞出民乐的全新魅力。

  《百鸟朝凤》的舞台可谓整台晚会中的一大华彩。节目不仅融合了来自美国、委内瑞拉、赞比亚等多个国家的乐手,创作团队还为这首原本没有唱词的民间乐曲重新填词,多元化的音乐组合让这首经典民乐曲焕发新生。

  南音是历史悠久的古典音乐之一,被称为“中国音乐史上的活化石”。晚会上,由刘惜君和南音一家三口演绎的《望春风2022》,融合了洞箫、南音琵琶等民乐器,悠扬婉转。此番,创作团队首次为粤语版的《望春风》进行了普通话填词,赋予这首家喻户晓的闽南民歌全新的生命力。

  当民乐乐器和西洋乐器出现在一支乐队,会演奏出怎样的旋律?在《新民乐国风夜》,由冬不拉、中国打击乐、古筝、唢呐、葫芦丝、琵琶、二胡等民族乐器,以及吉他、贝斯、架子鼓等西洋乐器带来的乐器大合奏《摇滚回忆录》可谓神来之笔。舞台上各个乐器在凸显个性的同时有机融合,摇滚经典和民乐的碰撞荡气回肠,嗨翻全场。

  作为一台专注于新民乐表达的晚会,《新民乐国风夜》让观众看到很强的音乐性。整台晚会融合了15种国风乐器演奏,包括琵琶、中阮、冬不拉、 古筝、 竹笛、葫芦丝、二胡、 唢呐、羯鼓、古琴、板胡、笙、萧、中国鼓、三弦等。同时,在音乐输出上,晚会以民乐为基底,每个节目辅以不同民间文化或音乐搭配,呈现出不落俗套的质感。

  舞美的加持使得整台晚会的意境美轮美奂。与传统晚会的舞美呈现方式不同,《新民乐国风夜》更像电影和MV的制作风格。制景方面,电影美术与现代虚拟技术相结合使得表演场景更逼真。舞台前面有水面、岩石、草原、庭院、宫廷等沉浸式拟真舞台视效,后面有LED虚拟背景描绘出奇幻的国风空间和美好意境。前景后景交相辉映,提升了晚会的观赏性和艺术性,观众在观看过程中仿佛身临其境。

  在拍摄手法上,所有节目均使用阿莱摄像机拍摄,同时辅以“子弹时间”“自由视角”等拍摄技术。“这些不是为了炫技,而是为了更集中地表达作品,让音乐跟影像贴得更近。”尹亮表示。

  世界上有多少种音乐文化,新民乐的风格就有多少种可能性。《新民乐国风夜》的作品展现出跨界融合的新表达。正是这种融合的新思路,让创作者在传统民乐中找到新的创作源泉和创作力量,也让传统的民乐迸发出了优美而又多样的新声。

  《新民乐国风夜》可以说是迄今“最高配的民乐国风晚会”,表演团队及嘉宾堪称“民乐国家队”,不仅有中央民族乐团的冯满天、陈力宝,中央音乐学院的赵晓霞等民乐大师,还有中央民族乐团、北京民族乐团、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北京民族大学组成的新乐府民乐气氛组,整台晚会是“民乐国家队”的一次跨界集中展示。这些演奏家在晚会中展现了电子、雷鬼、嘻哈、摇滚、民谣等丰富多元的曲风。

  中国首屈一指的唢呐大师陈力宝和国外乐手共同演绎的《百鸟朝凤》,不仅让更多人听到了这首经典曲目的全新演绎,还让观众感受到唢呐的更多可能性。作为唢呐传承者,陈力宝老师在坚守和创新之间,让民乐器保持旺盛生命力。

  中国知名音乐人、中阮大师冯满天和古琴演奏家赵晓霞、中央民族乐团青年吹管乐演奏家丁晓逵共同演绎的《渔舟唱晚》,融入了中国式呼吸法,使得作品更具代入感。冯满天一边演奏中阮,一边低声吟诵唱词,时而袅袅如烟,余音绕梁;时而铿锵如鼓,振奋人心,他把新的生命力注入这件古老的东方乐器中,让传统乐器生机勃勃。

  除了大咖,《新民乐国风夜》的舞台上还有张尕怂和唐伯虎这样的民乐新生代,他们的表演同样让观众眼前一亮。值得注意的是,张尕怂和唐伯虎皆因优酷国潮音乐竞演真人秀《中国潮音》而引发大众关注。张尕怂二胡加西北花儿的弹唱婉转嘹亮、醉人心神;唐伯虎与陈力宝的唢呐跨界表演,中西合璧、肆意洒脱,让人惊叹于中国民乐的表现力和融入能力。

  之所以邀请到如此多大咖和专业表演艺术家加盟,是因为创作团队希望将《新民乐国风夜》打造成一台专业性极强的高水准晚会。“我们希望以更专业的演绎辅以更创新的制作手法,为观众带来更丰满的视听体验。”《新民乐国风夜》音乐总监卢中强认为,民乐的发展,最重要的在于其极强的专业度,演奏家自身过硬的专业素质才是创新发展的基础。

  《新民乐国风夜》不仅集结了民乐界的大咖,还有多种非遗文化的集中亮相,包括南海醒狮、南音、豫剧、越剧、传统古曲、京剧、评弹等。民乐与舞狮表演、戏曲、诗词、摇滚、影视OST等多种音乐形式和元素的融合,不仅提升了晚会的艺术价值,更将其中的情感、态度和理念与现代社会相协调、相融合。

  此外,《新民乐国风夜》还做了很多大胆创新的改编和融合。由严艺丹与越剧大师赵志刚合作并重新改编的经典OST《三寸天堂》,将流行音乐和越剧进行巧妙融合,在电影交叠的影像叙事中,把等待与无奈的难言情感演绎得淋漓尽致,“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情感饱满,引人入胜;刘雨昕演唱的《U&I》将热烈奔放的FUNK与民乐相融合,整个作品热情奔放、跃动感十足;乃万演唱的《翩翩少年》以西安鼓乐、竹笛为主线,辅以清脆明朗的rap表达,朗朗上口,肆意洒脱。

  民乐有着海纳百川的基因,《新民乐国风夜》在重拾中国民乐的温婉、细腻之外,也给予了民乐另外一种鲜活的可能。

  从古至今,中国音乐已发展近万年。早在8800年前的时候,中国人就已创造了七声音阶,民乐有源源不断的宝藏可以被挖掘。再看当下,90后、00后的年轻人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市场供给层面,也有诸多内容方、音乐人关注传统民族乐器跟嘻哈、流行、民谣的结合创新,正如尹亮所说,《新民乐国风夜》的出现是顺应时代变化的结果。

  “事实上,在20世纪90年代,我们的原创音乐领域已经在非常广泛地使用民乐乐器了,这是我们民族音乐最厉害的地方,但当时大家并未给予太多的关注。更多的是在照搬西方模式去做音乐。”尹亮预判,随着各方面条件的成熟,国风音乐的发展元年即将开启。

  《新民乐国风夜》晚会立足传承,以“韵自东方,乐向未来”为创作理念,将流传千年的民乐、诗词融入当下的艺术表达,弘扬民族经典、传递文化自信。

  晚会上,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屈原的《离骚》、辛弃疾的《贺新郎·赋琵琶》、李之仪的《卜算子·我住长江头》等诗词名篇被重新谱曲翻唱,让观众耳目一新,赞叹不已。

  吴彤演唱的《离骚》融合了摇滚、世界音乐、电子音乐等不同音乐元素,结构宏大又饱含浪漫主义色彩,唱出了这首千古名篇的深沉忧愤和难以抑制的浩荡激情;音乐人陈伟伦将中国古代打击乐器羯鼓与西洋铜管乐器富鲁格号大胆融合,全新演绎了诗圣杜甫的写实巨作《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编曲后的诗词犹如在烈火中灼烧的薪木,时而轰轰烈烈,时而悲怆黯然,让人难以忘怀;歌曲《蒹葭》出自《诗经》,龚琳娜原文翻唱,歌声优雅飘渺,再辅以民乐团悠扬婉转的表演,给观众带来了一次“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沉浸式体验。

  “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是当下国家在文化层面的价值主张。一方面鼓励文艺作品要坚定文化自信,坚定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认同;另一方面,文化内容还要吸收外来,交流互鉴,丰富、壮大中华文明。《新民乐国风夜》的出现高度切合了国家这种兼收并蓄的文化发展主张,从思想主题到节目内容再到艺术呈现,都具有典型的创新意义。

  正如一位网友观看后所评价:“《新民乐国风夜》中既有传统民乐文化的浓墨重彩,又包含了新时代语境下中国传统音乐与世界潮流音乐的通俗表达,老少皆宜,雅俗并举,活力四射。”

  显然,传递文化之美、时代之变的作品才是观众乐见的文艺创新。《新民乐国风夜》“收百世之阙文,采千载之遗韵”,打破常规创作思路,让民乐作为主角登上舞台,既书写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辉煌成就,又展示了中国文艺发展的新气象。《新民乐国风夜》将成为一个新起点,为国风音乐发展注入新动能,推动民族音乐百花争艳、姹紫嫣红。